清言疯语

棉花糖的照片啊啊!甜度暴击!😍😍

Kagami:

@白果  @流星in the House  @雨落不清聽聲眠  @宏晉小號
我應該沒有漏tag吧(汗
先是從單眼裡叫了一張高甜出來
其他的我慢慢清理
要期末了還有課業要顧
之後會慢慢丟上來供大家嗑糖(*´ڡ`●)
就不加logo了 轉發註明出處就好❤

#宏晋 #罗弘証 #黄伟晋 #spexial

[有尔]当辣椒遇上巧克力 等于。。。 (上)

王嘉尔是个omega,一个有着辣椒味道信息素的omega,他最讨厌的食物就是辣椒。

金有谦是个alpha,一个有着巧克力味道信息素的alpha,他最喜欢的食物就是巧克力。

当辣椒遇到巧克力,等于。。。。。。?

一、

王嘉尔是个omega,一个长期沉迷于喷各种信息素抑制喷雾的omega,不过这绝不是因为担心自己的omega身份会带来危险,而是因为他非常讨厌自己的味道!

“今天该喷哪个味道的呢。。。”换上一身黑的王嘉尔在一堆瓶瓶罐罐前跟施咒一样来回踱步。

“棉花糖的昨天用过了。。。嗯。。。就草莓好了!”

一套熟练且流畅的花样立式三周半旋转喷洒后,王嘉尔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不到一点辣椒味了。

对,他的信息素是辣椒味的,就是那种闻起来就会让人疯狂分泌唾液很想吃四川火锅的味道,在川菜横行的现在,简直是信息素中ssr级的存在,多少人曾靠近他就为之疯狂与长胖。

但是,王嘉尔冷漠地表示:我只要n级的信息素就好,就那种烂大街的牛奶类的就行,再不济绿茶也行啊!

因为。。。他最讨厌辣椒了!

知道对于一点都不能吃辣的人来说,每天闻到辣椒味道有多虐身虐心吗!

二、

金有谦是个alpha,一个长期沉迷于各种巧克力制品的alpha,整个人宛如一个行走的巧克力加工厂,倒不是因为他吃了太多,而是人家信息素就是巧克力的,就是这么的优秀!

每天早晨一睁眼,例行给身边的那人一个巧克力味甜甜的叫醒吻,准备一顿巧克力味腻腻的早餐。

然后就抱着臂斜靠在门口,看着房间里那个或穿V字背心或穿嘻哈运动装的背影在那碎碎念,然后猛地抓起一瓶什么东西一通狂喷。

啊,又是嘉尔哥比昨天更可爱的一天。 金有谦觉得自己身上的巧克力味更甜了。

对了,金有谦和王嘉尔是一对情侣,就是那种已经互相标记过了的a和o。

三、

王嘉尔是个不像omega的omega,不只是因为他那杀伤力极强的信息素味道,还因为他那身材,宽肩窄腰,六块腹肌,最爱穿V领背心或嘻哈运动装,浑身散发着“我最swag”的港仔气质,因此,即使眨着那双水汪汪的puppy,也拦不住初次见面的人前赴后继地把他认做alpha。于是,多少omega抱着勾搭的态度过来却终成姐妹。

金有谦是个不像alpha的alpha,染着张扬的黄色头发却选择顺毛的发型,外加年纪小擅长卖乖,一张嘴就是软软的奶音,一个“hyong”音都能喊出千转百回的撒娇味道,又有甜甜的巧克力味信息素加成,多少初次见面的人前赴后继地吧他认做omega。当然,后续发现此人乃南扬州扛把子alpha,拿得起刀又上得了天,就都是后话了。

对于这两个将反差萌贯彻得淋漓尽致的人,是如何一竿子打到一起的,知情群众表示:没眼看。

作为超swag的港仔,王嘉尔的兴趣或者说工作就是说唱,自己组了个组合,team wang,名字就很霸气有没有(其实只是因为组合里面的人都姓王(划掉)),专门玩rap,在pub里面定期表演,凭着脸、身材和一口烟嗓,愣是有了点小名气。

这两人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pub,不过那时王嘉尔在台下,金有谦在台上,用王嘉尔的话来说:当时有谦米整个人都在发光,像星星一样!

金有谦是混舞团的,那种hiphop舞团的领舞,最擅长的就是编舞,最常做的事就是一个人待在练舞房一整天,顶着一张omega的欺骗性外皮,常年混迹在各家pub表演,成名作就是他那个名为《hit the stage》的表演。

黑暗中,那双充满中二味道的夜光鞋,跟着流畅的动作在黑暗中紧紧抓住了每个人的眼睛。一束灯光打下,堪堪看清少年的表情,那一脸的霸气与不屑,仿佛在说着“kneel before me”,整个舞台就是他的王位。

那是他第一次表演这个舞蹈,也是王嘉尔第一次看到金有谦。

四、

他在发光! 我要认识他!这是王嘉尔对金有谦的第一印象。

作为远近闻名的交际小能手,王嘉尔在表演结束后的第一时间就冲到了pub后台,“嘿,Dance machine,我叫王嘉尔,能交个朋友吗? ”并眨眨眼附上杀伤力十足的微笑。

这个人笑起来好漂亮! 这是金有谦对王嘉尔的第一印象。

这两个同时被对方样子所击倒的人就这样迅速搭建起了甜腻腻的友谊的桥梁。在冬日的阳光里压马路,在寒风中腻腻歪歪地共享一个冰淇淋,突发奇想地夜游南山,窝在彼此的出租房里面一整天打游戏,两人好得仿佛连体婴一样。

不过,这个时期的友谊在两人眼里却是不同的注解。

王嘉尔表示:有谦米真的是闹木闹木软萌,淡淡的巧克力味信息素超好闻,好喜欢有谦米!这么可爱的有谦米肯定是omega吧,但是为什么我会有点失落呢。。。

金有谦表示:嘉尔哥真是个又酷又萌的alpha,辣椒味道的信息素简直酷到没朋友,但是整个人实际好软好萌,好喜欢。如果是omega的话一定超级可爱!不过这么swag的嘉尔哥应该是alpha吧。。。

五、

然而这段极其甜蜜的友谊打破地猝不及防。当金有谦不小心撞见王嘉尔发情期在卫生间打抑制剂的时候,盯着王嘉尔手中的针管和一脸疑问的表情,他整个人都是懵的,以至于自己似乎被发情期omega影响不受控制地突然爆出了alpha信息素。王嘉尔瞬间睁圆了眼睛,惊恐代替了疑问,两个吓到懵的人就站在那呆呆地互看着对方,以及彼此忽然开始变得急促的呼吸声。

还是王嘉尔迅速回过神来,赶紧把金有谦推出浴室,反锁上门。空气里巧克力与辣椒味道混在一起,奇怪却不违和,门里门外,两个人站着盯着门,好像在思考又好像在透过门看着对方。

原来嘉尔哥(有谦米)是omega(alpha)。

自那天后,两人很有默契地一周都没有再联系对方,连pub都像特地约好时间了一样绝对不会同时出现。

你看,这两人连尴尬都尴尬得这么默契,围观群众表示:这应该是个很严肃的问题来着,为什么我们还是有种被喂了粮的感觉?


电话(宏晋)

看完今天发布会的一个脑洞,主旨:属于老夫老夫的害羞(?)

糖一颗~可以放心食用~ 

题目可以无视,因为真的是起名废了。。。

———————————————————————————————

Evan看易恩的眼神真的是,很唯美啊。”听着舞台上女主持人的尬聊,看着两个弟弟害羞到尴尬的样子,黄伟晋非常恶质地在旁边一阵起哄,心里还不忘吐槽,“威~~这才调戏几句就害羞成这样,想当初我跟那个人可是公主抱磨鼻子哎!都没有那么害羞┑( ̄Д  ̄)┍”

“那个人…他现在在干什么呢…不知道有没有在看直播哎…啊…还不知道他会不会用VPN呢,走之前应该问他一下的…”

“伟晋,伟晋!”

恩?

黄伟晋猛得一回头,差点撞到旁边拍他的子闳。

“你在干嘛啊,又要攻击我啊!怎么突然发呆啦?”

看着子闳吓一跳的表情,伟晋突然回过神来,“没有啦,不小心放空了一下嘛!走啦走啦,上台去了,不然那两人要害羞死了。”那个人不在,自己现在可是大哥了呢,得照顾好弟弟们呢,毕竟也是那个人交待的嘛。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粉丝会圆满结束了,可能因为这是近期大家能聚得最齐的一次了,明天一群人就要继续自己的工作了,留上海的留上海,赶横店的赶横店,自己和子闳也要回台湾了,所以晚上又是久违的一波烤肉趴,一波狂拍。

High完回到旅店已经快十一点多了,也许是闹的太疯了,虽然是明天一大早的飞机回台湾,黄伟晋洗漱完后却不是很想睡。躺床上盯着手机上十一点五十的时间,突然想到那个人一本正经地说自己十点以后拒绝回复的样子,真的很好笑哎。

黄伟晋边想边坏笑着点开了通讯录。

“嘟…”

“喂?”那边不知道是正巧就在手机旁边还是怎样,没响几声就接通了。

“喂,你竟然还没睡?十点先生~”

话筒那边传来一声轻笑,“你们聚完了?”

“恩恩,我跟你说啊,易恩那个小屁孩,又帅了,啧年轻真好!(#‵′) 你呢?今天复建怎么样?”

“恩,挺好的。我下午有看你们的直播哦。”对方顿了一下,笑着说,“你很闹很free哎”。

“我那叫专业!谁让他们太干!我在炒热气氛好不!”黄伟晋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就像那个人就坐在对面一样,手舞足蹈地说,“我跟你说,我跟你说啊,今天场面不要太混乱哦,那一对对乱的,威~~简直了!太精彩了!而且,这次孤岛选人,那群白眼狼都没有一个选我哎!!说好的大哥呢!”

“那是因为他们知道旧版的黄忠很能打的。”还在絮絮叨叨抱怨的时候,听筒中突然飘来一句话。

“恩?”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条件反射性地回问。

“我说,那是因为他们知道旧版的黄忠可是很能打的,不敢惹吧。”这次那个人的声音更加清楚了,似乎也更加认真了。

“……”黄伟晋的脸突然有点烫,“那个…那个…那个…我这次止戈这次也很厉害的!还有…”声音突然小了很多,“现在的辜战还有勾追也是很厉害的…”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一阵阵笑声。

黄伟晋捂着脸,仿佛能看到那个人正一脸恶作剧的盯着自己笑得很温柔的样子。

笑罢,那人问道,“你是明天回来?”

“恩,明天早晨的飞机。”

“那你早点睡吧,别玩手机哦!”

“知道啦~”扇着还没降温的耳朵,黄伟晋正准备挂断电话冷静一下。

“等下,还有!”

恩?黄伟晋又拿起电话,等着对方说完。结果等了很久都没下文,看了一下屏幕,没挂断啊。

“你说话啊,快点啦~!”

“咳咳”那个人好像纠结了好久,终于发出了声音。“我说

“…台湾见。” 我想你了。

“……”黄伟晋突然笑出了声,“胆小鬼…”

“恩,台湾见。” 我也想你了。


我萌的CP被我自己拆了,怎么办!(有尔小甜饼 一发完)

自己去年的一篇有尔处女文~修改了一下发来为lo上的有尔粮添砖加瓦!(握拳!)

让话痨重度患者写文简直就是灾难啊,明明只是想写篇小短文试水的,结果5k字都控制不住。。。


一发完的小甜饼,我家有尔明明很甜的嘛~~ [喵喵][喵喵]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送上正文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萌的CP被我自己拆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回到一个月前,王嘉尔绝对没有想到剧情会是这样发展。

难得今天没有行程,王嘉尔已经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醒来时看到阳光洒满的卧室了,门外客厅里是coco爸妈的游戏声,忙内们好像在旁边忙着上天,整个宿舍喧闹而安心。

王嘉尔突然很不想起来,窝在被子里默默拿起pad登进了谦斑cp的论坛。刷着论坛里昨天见面会的饭拍,他边翻图边停不下来的感慨着,“我在前面炒热气氛的时候,这两孩子竟然在背后这么暗搓搓”“我家弟弟们真可爱!”“有谦米的眼神好宠溺!啧啧,对我怎么就这么酷呢现在(>﹏<)”。

对,你没有看错,自从网上搜索技能满点后,王嘉尔似乎不小心也顺带解锁了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技能。

他真的只是想搜下饭们的反映而已,不过出现的这个牵绊一生的论坛是什么?作为弟控,王嘉尔表示自己有责任了解弟弟们,他点开只是为了看下而已。嗯,直到现在也的确是看下,顺便披个马甲点个赞发个言,也是不小心混到资深会员而已。

芝士就是力量:今天的牵绊依然很甜啊~!#我bam一如既往的可爱##有谦米好温柔T^T#

刷完饭拍还不想起床,继续去热门区转转,一篇名为“论牵绊最甜的理由(有图有真相!)”的帖子正被顶的很高。点进去竟然发现是版主把牵绊和其他有谦米的cp进行全方位对比,如此一个槽点满满的帖子王嘉尔表示怎么能错过呢。

“哈哈哈菠萝猪这个名字”“马克菠萝肯定不如牵绊嘛,我家bam多萌!”果然槽点满满不负所望,王嘉尔满足地在被子里滚来滚去。直到。。。

“牵绊VS有尔,完胜!”

嗯?!

版主引经据典说明牵绊那种幼驯染的虐狗程度秒杀搞基出名冷西皮的有尔,牵绊才是双向的互宠,有尔单向的崇拜只是玻璃渣。底下评论竟然也是一边倒的同意,表示有尔中的有谦米太苦,明明牵绊最甜。

excuse me?!

王嘉尔表示不开心,他怎么就成花心的交际花了,他家有谦米怎么就单方面苦恋了,他明明也很宠有谦的啊!(重点好像不是这个?)明明是有谦越来越不理他了!原来软软的多可爱,一口一个“jackson哥”粘着自己,自己不管说什么,身边都有一个“哈哈哈哈”的声音全力捧场,两人一起偷偷吃冰激凌,一起跳舞跳到脱力,自家忙内跳舞就是好看!时不时揉揉头发捏捏脸,有谦的皮肤超好的!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有谦就像进入叛逆期一样,就连洗澡帮忙拿毛巾也没之前那么软了,最可怕的是不粘人了,身边没了那个小奶音围绕,有时候自己主动示好,结果那孩子会一脸惊喜的软一下,但过一会又一副特别纠结委屈的表情看着自己,然后转脸就变成南阳扛把子上天了。反思了很久,自己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啊,顶多那两次隐藏摄像,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嘛,自己也事后道歉啦,还给他买了一星期的巧克力奶昔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嘛?!


王嘉尔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不开心,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失落,果断把pad丢一边,翻身起床。客厅里,马克和荣宰还没杀完一局,谦斑两人在沙发上,头靠头不知道在看什么,王嘉尔想到刚才看的帖子,心里更委屈了。

“有谦米~”

“jackson哥,怎么了?”

对嘛,你看小奶音喊哥哥多萌!

“有谦米,咱俩等下去吃烤肉吧!”王嘉尔一个箭步站到有谦面前。

“烤肉?”呐呐,就是这种一脸惊喜的很软的样子~

“恩恩,就咱俩。”王嘉尔完全无视bambam在一旁的“我也要去!我也要去!”“jackson哥你竟然无视我!”“我要绑架你的pad去!”的抗议,星星眼看着有谦米,顺带抱上有谦的胳膊晃着。

不知道为什么有谦突然看自己看呆了。“有谦米,在想什么呢?去吗?”王嘉尔一脸好奇。

“咳咳,没什么。jackson哥,你不是正在感冒嘛,烤肉太油腻了,不好。”

“哎?!谁规定感冒的人不能吃烤肉的啊,这不科学!”王嘉尔直接抱上有谦,企图晃走他的拒绝。

“我规定的。哥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我不去了,哥也不要去。我去厨房看有没有阿姨留的人参鸡汤。”有谦挣开王嘉尔的怀抱,转身朝厨房走去。

看吧!才软一下下,立马就冷了!自己的主要邀约也不答应,之前明明经常一起的啊,王嘉尔表示宝宝很不开心!

哼,去揉bambam去!咦,bambam呢?刚才他吵着要干什么来着,绑架我的pad?这小子,也是要上天了啊!...... 等下!我论坛还没退掉呢!

王嘉尔赶紧奔回房间,bambam正坐在自己的被子上刷着手机。“我的pad呢?”

“哥,你终于想起来我的存在啦。呐,锁屏了我解不开。”

“哦哦,那就好...不对,赶紧从我被子上下来!”王嘉尔默默的舒了口气,接过pad,赶紧解锁把论坛退出,却没有看到bambam在旁边莫名笑的一脸狡黠。

接下来的两周,王嘉尔像较上劲一样各种向有谦示好,一有空就抱着有谦,约他一起出去,就算是忙如陀螺样停止的空隙,也会静静地坐在有谦旁边休息。团员们对此都表示很奇怪,甚至jb还去找他聊了天,问他是不是之前和有谦闹矛盾了,否认后再问原因的话,却也说不出来,只能以想多多照顾弟弟来搪塞过去。

而事件的另外一个主角有谦,也很奇怪,面对王嘉尔的热情攻势,刚开始还有点躲避,后面就开始全盘接受了,王嘉尔要抱就给他抱着,但是也不会主动回应,感觉回到了以前,但是又有什么不一样了。他不再全部答应王嘉尔的邀约,但是会在拒绝陪他吃烤肉后从厨房端出一碗汤;他不再每次表演后向王嘉尔求表扬,但是会在他坐在旁边休息时安静的帮他揉揉肩。他似乎不再像以前那样一直离他那么近,却会在他需要的时候更加可靠的出现。

王嘉尔对于有谦的软化刚开始是开心的,他觉得他又软又萌的弟弟终于又回来了,但是慢慢地对于有谦保持距离的亲近又有点失落。他不是没有察觉到两人相处方式的改变,有谦像是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突然长大了很多,变得不再需要他了。这个认知让他莫名的害怕。

其实对于这两周的示好,王嘉尔也不清楚具体的原因。真的只是单纯的较劲吗?当然不是,作为清潭洞一枝花,王嘉尔向来不会看轻自己社交的情商,他也遇到过种种原因变冷淡的朋友,既然只是彼此的过客也就不必强求,若是自己特别重视的,也会努力挽回,但绝不会这般执着,这次仿佛如果不努力,似乎有些东西就要这样彻底错过了。

那篇帖子就像一把铁锹,默默撬开了他心里的一角,越想反驳就越往下挖深,有什么东西似乎要控制不住出来了。就在那份答案就要破土而出的时候,王嘉尔突然怕了。

一切又恢复到了两周前,之前的示好撒娇就好像只是突发奇想的一个游戏,王嘉尔又恢复了原来到处撒娇的博爱状态,只不过黏bambam更多了,每次他抱着bambam的时候,有谦总是以一种无法忽视的目光看着自己,即使被发现了也没有移开视线,反而更加正大光明了,最后手足无措躲开的反而是自己。对于王嘉尔的转变,有谦似乎表现的并不惊讶,甚至照顾的更加明显强势了,倒是变成了王嘉尔有些在躲避。

围观的团员们全程表示黑人问号脸,你们这是闹哪出啊,真的完全看不懂啊。队长大人说我心好累,只要不闹出事情,随你们折腾了。唯独bambam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甚至还在两人来回推拉的时候不嫌事大的摇旗呐喊,不过跟有谦的互动倒是多了很多,两人经常台上台下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正主发糖就是论坛的春天啊。最近谦斑cp的论坛简直如过年了一样,版主们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喊着还能再爱一万年,那篇“论牵绊最甜的理由(有图有真相!)”的帖子已经被顶到了热门区的头条,人气居高不下。那个“芝士就是力量”的id反而没了音讯,id主人盯着论坛正在表情纠结。

作为一个情绪一直写在脸上的宝宝,王嘉尔最近就是一个行走的“纠结”,明显到自家团员都挨个来问自己怎么了,却不知道如何回答,明明有谦依然像好弟弟一样,为什么自己总觉得还不够,到底缺的是什么,王嘉尔不知道,却莫名的也不敢想。

“阿西!”王嘉尔揉着自己的头毛,烦躁的把电脑丢到一边,屏幕上是最新的牵绊甜蜜饭拍,泄气地走到客厅,瘫在沙发里。

“jackson哥,你怎么啦?”bambam刚走出房间,就看到客厅里的一团低气压,正沉默无语。

“哥,你最近对有谦有点奇怪啊。”瞬间让低气压抬头了的bambam表示,我简直是jackson哥的贴心小棉袄啊,有没有!

“bambam。。”王嘉尔似乎在努力斟酌着什么,八字眉充分表达着主人的纠结。“你说,有谦是不是不怎么喜欢我了啊?”

excuse me?! 哥你在纠结这个? 怎么可能!那小子不喜欢的话怎么可能天天缠着我!bambam表示心好累,内心的弹幕多到白眼都要翻上天了。但是看着jackson哥那委屈极了的表情,如果有双puppy耳朵的话,现在一定是耷拉着的,整个人就是个大写的委屈。

“哥如果这么纠结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去问他呢?有谦应该正在舞蹈室。”bambam深吸一口气,继续拾起贴心小棉袄的人设。

看着王嘉尔的一脸犹豫,bambam决定再加把火。“哥不是一直说自己很man嘛,这时候就要一鼓作气啊,不能光你在那纠结,说不定以有谦那个死傲娇的性格,也想跟哥说什么呢。”

对!凭什么光自己这么纠结!在bambam的不断鼓(怂)励(恿)下,王嘉尔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机,果断出门,背后还传来bambam牌小棉袄的加油声(?)。

直到他气喘吁吁地推开公司舞蹈室的门,却呆住了。强劲的音乐中,黑衣少年正肆意舞蹈,淋漓汗水是他的装饰,柔劲肢体是他的语言,正宣泄着他满腔情绪。王嘉尔突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进去,该说些什么,一路跑来时设想的质问统统在少年的舞蹈中消散。就在他准备默默离开的时候,有谦发现了他的存在。

“jackson哥,你怎么过来了?你不是在宿舍休息的吗?”音乐戛然而止,硕大的舞蹈室霎时安静下来,只听见两人的声音。

“我。。我过来随便看看的。”王嘉尔突然想放弃了,放弃询问,放弃答案。

“哥,”有谦直视着王嘉尔的双眼,“我有没有说过,哥一说谎就会不自觉的做些小动作。既然哥不说,那就我来问吧,哥为什么最近对我忽冷忽热的呢?”

我忽冷忽热?!王嘉尔突然很委屈,“明明是有谦米不像以前那样喜欢哥了啊,都不粘着我了,也不会软软的撒娇求表扬,拉着我出去了。怎么变成我的错了!”

“哥没有错,但是,如果哥指的是这种喜欢的话,那我的确没法像以前那样喜欢哥了。”

!!王嘉尔突然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眼眶迅速红了,心里不断翻涌叫嚣着难过,低头转身只想离开。

“哎,哥听我说完嘛。”有谦急忙拉住王嘉尔,无奈的叹口气,双手搭在肩上不让他再逃避。“我难得有勇气说出这些,哥就听我说完吧。”有谦深吸一口气,好像在下定什么决心。

“因为我现在只想与哥并肩而立,像哥一直鼓励着我站在中央一样,我也希望能分担哥的辛苦。我希望哥不只是把我当做需要照顾的弟弟,而是想要依靠的对象。当哥无力的时候,会想到我的肩膀,永远让你依靠;当哥难过的时候,会想到我的怀抱,永远向你敞开;当哥开心的时候,会想到我的笑脸,永远为你存在。哥在舞台上、节目里努力表现时,有我在背后支撑着哥,照顾着哥。我想成为哥的伴侣,哥的依靠,而不只是一个团员,一个弟弟。”

“哥,我 喜 欢 你。”

王嘉尔惊讶地抬起头,对上少年的目光,那坚定的目光中满满的都是自己。都说眼睛是心灵的门,现在那扇门正彻底向自己打开,毫无保留。

他突然好乱,剧情发展的太迅速完全跟不上节奏啊,自己是被有谦表白了? 

“等...等下!我...我...啊!我突然想起来有东西丢宿舍了,我先回去一下!”王嘉尔觉得自己现在除了逃跑,想不到其它的反应,挣开有谦的禁锢,转身跑走了。

有谦喜欢我?王嘉尔一阵风一样的冲回宿舍直奔房间扑进被子里,客厅bambam的询问声被他甩在了门外。他现在脑子里全是“有谦喜欢我?有谦喜欢我!”,有谦的表白就像那最后一铲子,彻底挖开了自己心里的那份答案。

我喜欢有谦。

这个自己拼命想躲藏的答案破土而出后,并没有自己害怕的沉重,反而带着喜悦,伴着轻松,之前的纠结都找到了归宿。会像孩子一样执着地寻求关注,是因为害怕错过;会在发觉对方的改变时无措地逃开,是因为怀抱这样感情的自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对方。所有的失落,所有的难过,都指向一个词语:喜欢。

而且有谦刚才说她也喜欢我!王嘉尔感觉自己就像刚坐完一趟过山车,安然落地后反而脑海一片空白。

“等下,我刚才突然这么跑开,有谦是不是以为我拒绝他了啊(#O Д O)!”刚刚放晴的心情又刮起了小风,“我好像又把事情搞砸了(T_T)”

“怎么办怎么办,我要现在回去再去反告白一次嘛!”王嘉尔纠结的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突然眼睛瞄到刚才走出去前忘记退出的论坛,鬼使神差地坐到了电脑前。嘛...不知道该怎么做的话要不上网找找建议?

芝士就是力量:我萌的cp被我自己拆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盯着自己发出去的帖子,以及后面秒跟的一堆“那就换个呗”“版主绝对不是亲妈”的乱七八糟回复,王嘉尔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个帖子傻透了,自己其实早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不是吗。

正准备删除帖子,突然背后一个温暖的拥抱,吓得他手一抖,删除点成了申精。

(# O Д O )哎?

还没来得及反抗,耳边就传来熟悉的小奶音,“哥萌的cp被自己拆了的话,那就换个cp萌吧。”

(# O Д O )哎?哎!

王嘉尔觉得自己好不容易重启成功又当机了,你为什么突然回来了?你怎么知道的?你知道多久了?一大波问题在脑海里呼啸而过,没有高能预警简直犯规啊这个!正准备回头一一质问,背后的少年却把自己抱得更紧了,耳边的小奶音越发软了。

“哥,要不跟我一起萌有尔吧~哥~~~”

啧,小奶音简直犯规!王嘉尔突然觉得自己所有的疑问、纠结与喜悦都全部升腾融合在了一起,促使他转身回抱住少年,少年背后的汗水和起伏的胸膛,悄悄透露着他的激动。

啧,明明还是很紧张嘛,装作这么淡定的样子。王嘉尔忍不住吐槽着,双手却环绕得更紧了,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

嘛,有尔明明很甜嘛!

==============小彩蛋===============

客厅里,bambam看着半掩的房门,默默给自己手动比了个大大的赞。

啧,我简直是小天使啊!

手边的手机上显示着之前发送的信息“目标已拿下,速回!”


吃药喝花蜜的果然放了!!折颜眼神超宠溺 真真撒娇喝花蜜萌到cry啊啊(炸成天边一道烟花)
折真真的是甜到牙疼啊,前一秒还是虐浅浅的难过bgm,折真一上线瞬间变成欢快的bgm了(😂心疼浅浅三秒)

下棋和要桃花蜜都放出来了!那明晚的折真喂药也有望了,毕竟要了花蜜就得吃啊啊~!!开心到爆炸o(≧∇≦o)

折真的喂药啊啊~最后几集真的是狂撒糖啊 从昆仑虚下棋到折颜讨花蜜到喂药,简直高甜啊啊啊 大致算了下周日周一应该可以看到!(只要导演手下留情!)
折真真的是安定的甜啊,白浅夜华开虐也不能阻挡夫夫的宠溺喂药,用对比的手法更加生动形象突显男女主的虐啊,综上所述,这段不能删啊!(导演你听到没😂😂)

暴风哭泣啊啊啊啊 虽然觉得最后能够看到的可能好小…但是😭😭😭甜疯了啊啊啊

希望到时候不要被删啊啊 咬手帕 最后那句话简直宠溺杀啊啊啊啊!!好想看到